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林】2号站台下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03-15 15:2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星期天的上午,忙了一周的魏民,非常难得地陪着妻子压了一次马路。
 
这条马路叫诚信路,是市中心的主干道,整条路上是人来车往、熙熙攘攘,一派热热闹闹的景象。近几年来,在市委、市政府的大力倡导下,兴宛市的市容市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市区内的主干道经过升级改造后,变得畅、亮、美、洁,一改过去脏、乱、差、窄的落后局面。沿中心马路南北两侧还修建了绿化带,栽上了广玉兰、银杏、石楠、黄杨等观赏树木,让整条诚信路变得绿意盎然,成为一条展示兴宛市城市建设风貌的景观路。
 
魏民和妻子郭妤沿着人行道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一路上,二人是又说又笑,俨然像初恋的情人一般。从郭妤的面部表情上可以看出,她对魏民能够陪她出来散步是非常满意的,这也是她多次争取下才得以实现的。
 
自从两年前,魏民调到镇政府工作后,他几乎没有真正地过上一个双休日、节假日,每逢双休日,他不是开会,就是学习,再不就是下乡扶贫,一天到晚是早上离家,晚上回家,两头见不着太阳。为此妻子郭妤和女儿晶晶怨言不断,说他把家当做旅馆,对娘俩个的生活漠不关心。对于此,魏民也很是无奈,心里装满了愧疚和不安,一直想找个机会陪陪家人,尽一下做丈夫、做父亲应尽的义务。
 
夫妻二人沿着人行道边聊边往前走,不一会就到了2路公交新玛特站了。魏民停下脚步,看了郭妤一眼,用眼神征求着她的意见,意思是继续向前走还是往回返。
 
从郭妤意犹未尽的表情可以看得出,郭妤没有返回的意思,魏民只好跟在郭妤的身后,慢腾腾地沿着诚信路继续往前走。
 
“嘟—嘟—”,2路公交车一边鸣着喇叭,一边缓缓地向站台靠了过来。“吱—嘎”,公交车稳稳地停在站台旁。“吱—咛”一声,公交车的前门缓缓地打开了,稀里哗啦的从公交车上走下来一群人,又匆匆忙忙、各奔东西地散开了。最后下车的,是一名头发花白、衣着整齐、年约七旬的老者。他一手扶着公交车门把手,一边用眼向车外扫视着,一边试探着往车下挪着脚。
 
“不好”!魏民从老者下车的动作里,判断出老人要出事。话说不及,只听“咕咚”一声,老者因少踏了一步车梯而使整个身体失去了重心,重重地摔倒在公交车旁的站台下。
 
老者这一摔,一下惊动了附近的许多人,他们一下子围拢过来,边看边议论着。
 
公交车司机见状,急忙从车的另一侧下来,绕过车头,神色慌张地站在离老者一尺远的地方询问道:“大伯,你怎么样啊?有事没有?你咋这么不小心呢?车里的喇叭不是在反复提醒乘客上下车要注意安全嘛。”
 
车下老者没有应声,只是痛苦地皱着眉,一手扶着左腿膝盖,一手捂着心口,“哎呦,哎呦”地呻吟着。
 
“快打120呀!”车上有人提醒道。
 
女司机如梦初醒,慌忙掏出手机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魏民见此情景,正欲上前去帮助老者,却被妻子郭妤一把薅住了:“干啥?又要多管闲事啊?上次的事你还嫌吃亏不够啊?”
 
魏民刚刚迈出的脚步一下子停了下来,他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郭妤说的那件事,是前不久发生的,其情其景让他极为尴尬,每每想起来他都会心痛不已,他又怎么会忘记呢?
 
记得几个月前,一个骑三轮车横过马路的老太太因闯红灯,被一辆电瓶车刮了一下,重重的从三轮车上摔倒在马路上,脸和手都受了伤,血和泪顺着她的脸往下流。过往行人唯恐受到牵连,个个都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任老太太无助地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肇事的电瓶车车主呢,不但没有停下来救人,反而加速逃离了事故现场。这一幕,恰巧被上班路过的魏民看到,他二话没说,立即拦了一辆出租车,把老太太送到县中医院进行抢救。到医院后,在医院的一再坚持下,魏民不得不垫交了医疗费,才把老人顺利地送进了急救室。等把老人安顿好后,魏民又从老人的老年机上调出了家人的电话,及时通知了她的儿子和女儿。老太太的家人闻询后,匆忙赶到医院,二话不说,不听魏民的解释,围着魏民,把他好一顿训斥和埋怨,缠着他,让他必须给个说法,否则不能离开医院。最可气的是,最后一个到医院的老太太的儿子更是冲动,不问老太太的病情,也不问来龙去脉、青红皂白,一把薅住魏民的脖领子,照着魏民的胸口、头部就是几拳,只打得魏民眼冒金星、头晕目眩,若不是医生、护士和家人的极力劝阻,还不知道后果会是什么样子呢。魏民呢,虽被冤枉,但想到老太太家人的急切心情,也没有过多计较。
 
值得庆幸的是,老人伤势不重,脑子也还算清醒,及时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儿子、女儿,这才还了魏民的清白,使他得以脱身,但他所垫支的医疗费却因女儿、儿媳互相推诿,至今还没有得到偿还。为此,郭妤没少埋怨他爱管闲事、自寻烦恼。
 
说话间,公交车旁就围得水泄不通了,有说长道短的,有用手机拍照、录视频发朋友圈的,却没有一个人主动伸手去扶一下摔倒的老人。
 
“车还走不走啊?我家孩子还要上补习班呢!老师的电话都催了几遍了。”车上一个带孩子的年轻女子焦急地催促道。
 
“小孩上补习班有那么重要吗?没看到有人摔到了吗?”车上有人实在看不下去,呛了她一句。
 
“你家没有学生啊!这是语文、数学老师联合办的辅导班,不去能行吗?我可不想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中年妇女据理力争到。
 
“妈妈,你不要吵了,我不着急嘛。那个爷爷摔伤了,怎么没有人管啊?”一个扎着小辫子、年约十岁的小女孩,瞪着一双忽灵灵的大眼睛,迷惑地问她妈妈。
 
“小孩子家的,少管闲事!”年轻女子厉声地对小女孩说。
 
“哼!你们大人怎么都这样啊?一点爱心都没有。”小女孩缩了一下脖子,冲她妈妈伸了伸舌头,翻了一个白眼,呆在一边不敢吱声了。
 
“就是啊,我还要赶车呢!误了事谁负责啊!”一个中年模样,操着外地口音的人说着话。
 
“唉!现在的人咋都变成这样了呢,遇到事都躲得远远的。”车上一个中年妇女叹了口气说。
 
“谁说不是啊?想帮也不敢呀!谁知道会惹上什么麻烦呢!”旁边一个老者忧心忡忡地说。
 
一时间,车上、车下议论纷纷、莫衷一是。
 
“姑娘,你快把车开走吧,你不用担心,我不会有事的,我命贱,死不了,误了人家的大事、好事,我老头子可担待不起。”听到车上、车下人地议论,老者喘着粗气,伤心地对女公交车司机说。
 
“你真没事?”女司机有些迟疑地问。
 
“真没事,你走吧!大家的事要紧。”老者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再也不愿多说一句话了。
 
女司机眼圈变得湿润起来,她嘴唇抽动了几下:“谢谢!我走了!”说罢,不情愿地上车把公交车开走了。
 
老人脸色苍白,几次想坐起来都没有成功,面部表情显得更加痛苦不堪。
 
围观的人越聚越多,男男女女,议论纷纷。有人说公交车司机真不负责,撂下病人不管就走了;有人说120动作迟缓,延误了病情要负责任的;有人说现在的人真是薄情寡义、没有爱心,凡此种种,不已而足。期间,也有一些人想站出来帮助老人,却因顾虑重重而望而却步。最终,近20分钟的时间里,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站出来帮老人一把。
 
见此情景,魏民心中的火“噌”地一下子窜了起来,他猛地摔掉郭妤紧紧抓住他胳臂的手。郭妤见状,气哼哼地说:“你咋就不长记性哩!真是狗吃屎性难改!”
 
“总不能见死不救吧?”魏民硬硬地顶了她一句,疾步向摔倒的老人冲了过去。
 
“你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气急败坏的郭妤,一拧身,赌气地向回家的方向跑去。
 
魏民来到老者面前,急忙问道:“叔,摔到哪里了?”
 
“好像是这里吧,疼死我了!”老者用手指了指左腿膝盖,痛苦地说。魏民刚想去搀扶老人,一个中年妇女提醒到:“不要动,他伤在哪里还不清楚,我们不能盲目施救,弄不好还会加重病情,再说了……”她欲言又止,意味深长地看了魏民一眼。
 
在中年妇女地提醒下,魏民心里一下子清醒了,对摔伤人员施救仅凭热情是不够的,不懂救治方法,反而会对伤者造成二次伤害。另外,中年妇女欲言又止的弦外音,他是明白的,会不会再像上次那样惹祸上身呢?
 
躺在地上的老者向魏民投来了求助的目光,见魏民犹豫不决,叹了口气,大声地对围着他看热闹的人们抱拳说:“各位,我向你们保证,我是自己摔伤的,与大家没有任何关系。我有儿有女,有退休工资,有医疗保险,我不讹人,也不会讹人,你们尽管放心好了,也请你们为这个同志做个证,我摔倒和他没有任何关系,让他把我扶起来吧,地上太凉了,我真是受不了了!”
 
听老人一席话,魏民心里一阵难过,他擦了擦自己湿润的眼角,对围观的人群动情地说:“各位,如果地上躺着的是你们的父亲,你们会这样冷漠吗?会不管不问吗?人,活在这个世上,谁没有个三灾两难的?我们的良知和善良都到哪里去了?人倒了,都没有人敢来扶一把,是不是太不正常了?叔,我不需要别人做证,也没有这个必要。我不怕,也相信你不会讹人的。”
 
“唉!这也怨不得大家啊!大伙是被逼成这样的呀!”老者伤心地说。
 
“还是录个像,留个证据吧!这样对你会有好处的。”一位40多岁的大姐再次提醒道。
 
“唉!”魏民长叹了一口气。此刻的他也是很纠结,他为老人担忧,更为这些围观的人群担忧。他知道,在围观的人群里,百分九十的人是善良的,他们不是不想帮,而是有顾虑不敢帮。
 
一个留着小胡子、蓄着长发的小伙冲他说道:“哥们,雷锋啊!把你的手机给我吧,我义务给你录个视频吧!说不定一不小心,你还能成为感动中国的十大人物呢,到时候可别忘了请客啊。”
 
魏民苦笑着,从衣服兜里掏出前几天过生日时,女儿给他新买的苹果牌手机,递给了长发小伙。
 
魏民小心地搀扶着老人缓慢坐在马路牙上。
 
“嘀—嗡,嘀—嗡,”120急救车由远及近地驶了过来。
 
魏民协助医护人员,把老人抬上了120救护车,还没等他下车,救护车便
 
风驰电掣般地向区急救中心驶去。
 
看着担架上的老人,魏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他想,应该给妻子打个电话解释一下。
 
他伸向衣袋的手忽然停了下来,他一下子想了起来,刚才忙着帮医护人员抬病人,竟然忘了从小胡子手里要回自己的手机了。
 
他从车上急忙向车后围观的人群望去,却怎么也看不到“小胡子”的身影。
 
他苦笑地摇了摇头,刚刚轻松的心情再一次变得沉重起来......
 
作者简介:冰心依旧。立志军营16载,锻炼出刚直不阿的秉性,把爱和情寄予字里行间,跋涉在诗与文的山间小路,一颗寂寞的心似一叶小舟漂泊在茫茫的大海。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