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 游记随笔 > 正文

在石嘴山,守望黄河 (组章)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22 13:1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在石嘴山,守望黄河
(组章)
 
梦阳
 
 
 
黄河堤上的雪与麻雀
 
落雪的正午,麻雀,这古老的土著,在老黄河岸上不经意间就寂静成了雪的一部分。
偶尔一两声怯怯的啾啾自树梢跌落,大河也会敞开辽阔的怀抱一一捡拾。
大地一片寂然。
辽阔的苍茫中,一些事物因着风而越发清晰起来;苍茫的辽阔中,一些事物因着雪而越发模糊起来。
此刻,唯有落雪的声音在大堤上空簌簌地飞行,飞着飞着,就将远村近庄连成了一个整体,让大堤的每一颗沙粒都充满神秘,每一株枯树都显得辽远。只是,这样的声音梦中的人类听不到,耸立的楼房听不到,独行的孤狼听不到,穴居的虫儿听不到……
唯有麻雀,大堤上那只翘着一只红爪沉思的麻雀听得到。
走近大堤,你就会看到,它身后那卷白得耀眼的宣纸上,有一行梅花小篆,依稀书写着生命的隐喻,还有一茎枯草在风中正低头忙着以狂草体为之签名
这一切,不知有谁读得懂。
懂,与不懂,也许都不是最重要的。
重要的是人们早已与大堤越来越远了,而它还是原初的模样:质朴如初,木讷如初,既不与人类一起进化,也不与人类一起进城。苦了,啾啾两声;乐了,啾啾两声。就像这大堤的飞雪,苦也簌簌,乐也簌簌。
其实,这个世界上只有它们才真正抵达了禅境。
 
          
 
一头驴,在堤上
 
一头驴,背着夕阳,独自在立在大堤深处,仿佛一株干枯的胡杨矗立在空旷的大漠。
它一会儿回头望望,一会儿向前望望,偶尔打个响嚏,依旧一副茫然的模样。
没了缰绳的牵引,驴子迷失了方向;没了鞭子的抽打,驴子丧失了力量。
一朵驴子模样的云慢慢踏过的对面,它漠然地望了望。
一段干柴坠落,猛地砸中它的屁股,它便腾地一下蹿出好一段距离,那一瞬,它找回了丢失的力量。
其实,行走在世间,驴子免不了总要做些不想做的事情。比如,日复一日地绕着磨道行走却做着日行千里的梦。毕竟鞭子就在屁股后面高举着,最憋闷的时候也只能昂着头颅“昂昂昂”地高鸣几声。只不过,有时候人还不如驴,你鸣叫几声也没有谁真正会听。
此刻,穿过大堤昏黄的黄昏,我从驴子的身上阅读到了人生,驴子从我的背后有感悟到了什么?其实,我们谁又能真正读懂谁?
我不知道这头驴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堤,但我知道,面对世界,你可以不屈服,但必须学会容忍。或许,这就是这头出现在大堤的驴子无言中告诉我的,或许又不是,因为有时候,作为弱势群体的人往往又会饲养一些更弱势的群体,比如驴子——这样才能找到生命的尊严来。于是,我决定留下来,在大堤,与这头驴子一起。
       
 
油菜花开
 
东风的河流里,是谁,高举着淡黄的灯笼列队恭候春天?
五月的阳光中,是谁,披绿甲戴黄盔大肆占领田间路边?
油菜花,油菜花,五月一声浅浅的呼唤,黄色海洋般的油菜花就芬芳了黄河的春天。
一忽儿还土里土气的油菜花啊,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就出落得少女这般水灵了。当然,这油菜花要是一棵一朵绝对是不够,要开,就开遍山野田间;要笑,就笑彻河畔村边。只是这繁多的油菜花用花山、花田都是不能表述恰切的,最好的形容应该是浩荡的黄花花的海洋的吧。要不,那阳光中迎亲的蝴蝶咋总也飞不出这金灿灿的花浪呢?那细雨里吟诗的蜜蜂咋总也泅不过这芬芳的花涛呢?
也许,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能在油菜花的海洋里,做一抹沉醉不思归路的阳光,或者成为一朵参禅梦蝶的花朵,该是一种多么美好的事情啊。恍惚间,我便真的不知是我成了一朵黄花花,抑或一朵黄花花成了我。这似乎是一个宇宙的秘密,那飞来飞去的蜜蜂和往返穿梭的蝴蝶总也不肯点破,也许,它们觉得沉默才是最好的表达,或者它们觉得这一切都是不可言说的言说,那就由着它们吧。只是,那些在花海里踏浪的油菜花嘴角上翘、笑面嫣然的少女大大方方地放飞铃铛般欢笑,自自然然,眸光流彩,任人欣赏和拍照,就足够了。
倏地,那蜿蜒而去的清澈的河流跳了一下,那一瞬,我方微笑着领悟:众志成城的油菜们心连着心,正像是心心相印的恋人抑或团结向上同学,你搭一把手,我搭一把手,彼此粲然一笑,就举起了故乡辽阔的春天。
而潜泳在时光深处的我,被油菜花迷醉了的我,思想的轻舟拒绝一切世俗的物质,此刻,只一心一意地摆渡真爱与至美!
 
 
红高粱
 
一条狗在大堤下追咬着一朵像狗一样的云,追着,追着,云就淡了。
坐在背风坡下放羊的老人,头点了一下,再一抬起,满地的高粱便齐刷刷地高高举起了红红的火把。
那一刻,西风也忙不迭地绕道而行,一不小心,竟把午后的太阳撞得一个趔趄直坠到大堤下的芦苇丛中。
我就是那一刻抵达的——冲积平原最辉煌的时刻。
日子,早已经被高粱们丰满的期待绷得醇香满怀、红红火火:
燃烧的火样的高粱穗儿,饱满而深刻。它们无一例外地都低着头,依稀在沉思着什么。思索什么呢?那只端庄地禅坐在高粱上小鸟总也不肯道破着宇宙中的隐秘。
长长的高粱叶子在大堤下闪动着一束束别致的闪电,仿佛一泻汪洋的洪水一起汹涌着冲向辽阔的冲积平原,高空的大雁只看了那么一眼,就眩晕了好久好久。
瘦挺的十八节的高粱秆,每一节都经历过九九八十一难,至今毫不憔悴,那凝满阳光与闪电的身骨啊,依旧不悲不喜地挺立着,仿佛一株株超然的隐喻。
你走近来看看吧,看看那遒劲的血脉突起的高粱根吧,每一条根,都青筋裸露,都深深抓紧着大地。那根下的泥土,每抓一把都隐隐会渗出殷红的血来。我知道,它们一定都怀揣古老的训谕——我们也许可以刺破苍穹,而谁也无以超越大地。所以,它们一生都不停地扎根,再扎根,在岁月的奔流中,谁也不肯认输。
  终于,最悲壮的一刻宿命地抵临了:一张张月光磨亮的镰刀在起伏的虫鸣中,用蔚蓝色的天空合围了冲积平原,一道道雷霆闪过,骨头与金属撞击的声音便充盈的大地。一穗又一穗的红高粱头颅落地,毫不保留地献出了保持一生的童贞。
没有呻吟,没有悲鸣。
蓝天高了,白云淡了。
大平原辽阔了。
大堤下,十万株断头的高粱秸干,仿佛十万只长矛,每一只都指向辽远的苍穹,仿佛在叩问青天:一穗高粱穗子落下了谁的一生?一株高粱秸干撑起了谁的一生?
独立在秋色之外,我成了大堤上最后的作物。
我努力扯起大黄河的一角,用经秋的文字为大黄河努力在倾斜中寻找着平衡。
 
(该文获“‘放歌新时代,诗润石嘴山’ 全国散文诗大奖赛”一等奖,载《星星 散文诗》2020年第10期)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