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随笔美文> 游记随笔> 正文

乌什县香妃谷,一个浪漫的去处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29 22:07 阅读: 作品点评
作家万里行:张栓固《香妃谷散记》
乌什县香妃谷,一个浪漫的去处。
乌什县是香妃的出生地,香妃的传说也有许多,乾隆帝的妃子,受到了乾隆帝的宠爱。香妃名字叫伊帕尔汗,乾隆中叶,清军入回疆,定边疆 将军兆惠俘获一回部王妃。王妃就是伊帕尔汗。乾隆皇帝弘历非常喜欢伊帕尔汗,但伊帕尔汗只对新疆带去的沙枣花情有独钟。并经常落泪不止。1765年,乾隆为讨伊帕尔汗的欢心,解除她的思乡之念,下令把新疆的沙枣树移植宫廷。
据说,伊帕尔汗是在宫中自杀身亡的。
香妃娘娘庙在喀什噶尔回城北五里许。庙形四方,上覆绿瓷瓦,中空而顶圆,无像设,帷墓在焉。四围乔木丛阳,引水为池,环而绕之,清澈可鉴。湘妃娘娘的庙宇可以说很美,是一个令人向往的去处。但香妃大峡谷似乎更为浪漫,带我们的旅游局女书记杨怡告诉我们一个很美丽香妃谷。香妃谷的夏季,谷里的骆驼刺、野蔷薇、苔藓植物、党参等植被都绿了红了,开花了,香妃谷没有了冬日里那些黯然的颜色。夏天的香妃谷 自然有流水,有花儿的绽放,就有了成群的蝴蝶在绿树红花间翩翩起舞,蝴蝶自然是五颜六色,把个香妃谷舞弄得千姿百态,风情万种的样子,在这些植物的红花绿叶从中穿越,在它们之间飞舞。人们就认定这些蝴蝶一定是香妃化作蝴蝶,从遥远的京城飞了回来,回到了她的出生地乌什。
传说中的香妃在北京的宫中因 思念家乡乌什,就成天闷闷不乐,乾隆帝为了讨好她,感受到家乡的味儿,专门为她建设了一条乌什十数民族风情的街道,香妃每天都要到这条街道走上几次,释怀了对家乡的思念。既然香妃对家乡有着无穷尽的思念,自然会化作一只蝴蝶飞回来,飞回到香妃谷,以满足自己多少年的那份浓浓的乡愁。所以这里叫香妃谷也是满可以的。其实,这仿佛又一曲《化蝶》在这苍凉里响彻,我想它既有梁祝的悲伤,更有乡愁的凄美。
冬天的香妃谷,没有我们之前想像的那么浪漫和优雅,倒是香妃谷在这冬天更具一番风味。香妃谷的岩壁是独特的,大规模的峭壁呈褐色和青色,峭壁并不陡峭,却也险峻,峭壁千特百种,风格各异,当年走进的时候仿佛走进一个硕大的迷宫,一道又一道的风景令人们惊讶却也留恋不舍。沿着峡谷走去,峡谷是一片开阔,开阔的峡谷地段铺满拳头大小的鹅卵石,这才是真正的戈壁滩!我们来峡谷时经过的几十公里的戈壁,全部是峡谷里这样的鹅卵石,那么那么大一片戈壁地,一定是这峡谷冲出的鹅卵石所形成的了!但是,峡谷的鹅卵石和外面的戈壁像衔接,毋庸置疑,峡谷地段一定也是戈壁的一个组成部分。峡谷底端除却鹅卵石和河流冲击的河沟,也还有厚厚的积雪,那些积雪是时断时续。
先说峡谷的峭壁的颜色,那些颜色是一缕的暗灰色,峭壁上没有树木,只有稀疏的枯草和稀疏的植被,在风中抖动。峭壁的颜色的变换,也是随着阳光的移动,阳光照射到的地方,颜色鲜亮的,和暗灰色有了鲜明的对比,抑或是峭壁的暗处,阳光难以照射到的地方,有洁白的积雪,使峡谷的峭壁多了一种白色。若时候夏天或春天,骆驼刺叶绿了,野蔷薇开花了,我想像到峡谷的色彩会在那个季节浓郁起来。我拍照到一些照片,远处阳光照射处的峰峦,显得明亮而光鲜,另有山峰没有阳光的照耀而黯然,这样色彩的反差还有有一些艺术的效果。
香妃谷的风似乎比别处更为肆虐,若不这峡谷里的一道道岁月的留痕,一团团凸凹的峰峦,怎么能这样的迷人!风中发出阵阵尖利的啸叫,在峡谷扬起几许枯草缠绵地旋转,更几缕温情缭绕不去。尽管风中的香妃谷凛然,风的歌唱依然蕴意无限,似乎听到苏东坡的 语句
劃然长啸,草木震动,山鸣谷应,风气水涌。
-------苏东坡《前赤壁赋》
-------其声呜呜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诉,余音嫋嫋,不绝如缕,舞幽壑之潜蛟,泣孤舟之嫠妇。
------苏东坡《后赤壁赋》
无须多说,苏轼先生前后赤壁赋的这语句,与香妃谷的情景吻合而又似乎将这峡谷景色比喻得恰如其分了。
香妃谷的峰峦像一座座硕大的乳房状,庞大却雄壮,没有刀削一般的险峻,却也直插云天,历经数千万年的风雨所塑造出的一座座峰峦的形体,让人们感受到不一般的鬼斧神工的雕琢。远远看去,似乎那仅仅是黄土一般的松散,看到这样的颜色,一位是土质的峰峦,只是有一个疑问,既然是土质的峡谷,为什么连树木也不长,是这里的人们懒散,疏于栽种,还是土质的因素所形成,这里的土质不适应长树?走近才发现,虽然暗灰色如同土质的山峦,其实是一场的坚硬,若彤石壁一样的坚硬,地质学家们称这是沙砾岩。
但是这些沙砾岩,却无法阻挡住千万年风雨的冲刷,每一座岩峰读有着蜂窝状的坑洼,那些大小不一,深深浅浅,或弧形,或半弧形,或拳头大小,或硕大无比的波澜壮阔的凸凹,这些变幻无穷的蜂窝状的坑洼,形成了不同的风格,你认为他枯燥,他却起伏中有着优雅的线条,还有那些深不可测的凸凹状,颇具神秘的色彩,你并无法走进,只好用作家、 诗人的浪漫与想像去猜测;而地址学家们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去探索,那是一种现实的实事求是的考察,尽管文学的想像和科学的实事求是,方式不同,都同时给这样的奇观从不同的角度抒发着灵性的情感。
其实,那些峭壁如同一幅画,不同的角度使这幅作品丰满而充溢着意趣。香妃谷返程中,车队停在一片砾石布满的河套开阔地,我们一行走进一个峡谷,那应该是香妃谷最为美丽壮观的峡谷,我们踩着峡谷里厚厚的积雪前行,其实,大家似乎顾不上脚下的积雪埋没脚脖,眼前的岩壁让每个人的神经兴奋不已。高高的崖壁上,像一幅幅岩画图案令人赏心悦目。一道峭壁很清晰地涓流着水的痕印,那痕印让人感受到动感,仿佛岩壁之上有水流从天上冲击下来,似乎听到那流水的声音在隐约地响彻。印痕不是轻描淡写的那种,那 优美的线条,仿佛有巨手用大笔一挥而就,大有谷上之水天上来之势,粗狂里掺杂着细腻,窈窕的线条有着无限的随意。一道深深的山峰,把天挤得弯曲了又辽远,一块石头夹裹在梁山之间,仿佛一瞬间要掉落下来,却在这里驻扎了上千年。当我们从下望上去,蓝天飘下一缕蔚蓝,把一条线似的谷的顶端洇染成浅蓝色,仿佛一阕交响曲正在这阔大穹窿下訇然奏响,令人意犹未尽的余音,不绝于耳。再前行没有了路,只有厚厚的积雪,令脚步艰难,但头顶上竟然硕大的山壁上有密密麻麻的洞穴,洞穴仿佛有规律地摆布,整齐划一地等待着到来的人们的观赏。在返回的途中,有两头狮子一般的峰峦,仰着头颅,张开着大口,雄立在峡谷口处,那形象非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你是无法镌刻出来。伴着谷底啸叫的寒风,仿佛是这狮子的旷野发出沉闷的吼声,浑厚而辽远,在香妃谷间久久盘旋不去。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