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电影推荐> 经典电影> 正文

《茉迪的彩色小屋》影评:加拿大民间画家真人真事改编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1-29 22:30 阅读: 作品点评

原创 Jane的灯塔

《莫娣Maudie》又名 茉迪的彩色小屋(台)

电影莫娣又名《彩绘心天地》,根据加拿大民间画家莫娣·刘易斯(Maud Lewis)真人真事改编

莫娣出身于Nova Scotia省一个小镇,天生有缺陷,患有少年类风湿关节炎,身材佝偻矮小。

父母逝世后,房子也被兄弟卖掉,她被送去和她的姨妈居住,几乎身无分文。她的姨妈不把她当人看,嫌弃她模样丑陋,干活没力气,终日责骂羞辱她,因此在一风雨飘摇的夜里莫娣浅一脚深一脚的挣扎着逃离了那个家。

一个瘦削的、从小患有严重关节炎、笑起来和走起路来都看着奇怪的莫娣,会受到小孩子们的歧视,会被哥哥当成累赘,会被姨妈嫌弃。她只想要一份工作,证明她是一个有用的人。

机缘巧合下,她揭下了鱼贩埃弗雷特在当地商店发布的寻住家女佣的广告,前去应聘。

埃弗雷特是个贫穷的靠兜售鱼为生的单身汉。他的家是一个很小的棚屋式结构,只有三个窗户和一个阁楼,不到16平米。

她以此为生,给这个贫穷的渔夫做女佣,包吃住后,每周挣得二角五分。卑微的房子,卑微的生活,莫娣最大的快乐便是画画,她在墙上画,在窗上画,在房子里面任何一个角落和空间画,她用色彩缤纷的颜料,把加拿大农村的风景浓缩到了家里,只要给她一只画笔她仿佛就能画出全世界,她的画作色彩艳丽而明媚,是画的她眼中为数不多的几次出游所见的五彩斑斓的世界。

因为身体的缺陷莫娣遭到了埃弗雷特的嫌弃和嘲讽,一度辞退莫娣,甚至说出“首先是我,然后是狗,然后是鸡,最后才是你”埃弗雷特只是个靠贩鱼与伐木为生的粗汉,大字不识,脾气暴躁古怪,但是莫娣的执着一点一滴的融化了他的心,她干活经常跌倒却不愿意让他帮忙,竭尽全力把狭小阴暗的家布置的温馨透亮,她的画作亦让人动容,亦如她孩童般天真动人的眼睛,埃慢慢的接受了莫娣。

两个生活在社会底层的边缘人逐渐靠近,在冬季白雪皑皑的夜晚,静静的相拥而眠,两人决定结为夫妻,抛开一切世俗的眼光。

电影中莫娣由于手脚不灵便,干活吃力,经常遭到丈夫的训斥

丈夫埃弗雷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一个“直男”,一边嫌弃莫娣行动不方便,还不如狗有用,一边自己默默的收拾家务;一边嚷嚷着不需要纱门,一边默默的为莫娣安上;因为莫娣突然被艾达姨妈告知曾经的女儿还活着,处于悲痛的莫娣又遭到了丈夫的训斥,而另一面丈夫却静静的带着莫娣又来看女儿。只要是莫娣想要的,丈夫都会帮她实现。

莫娣开始画埃弗雷特,画他们的生活。

《莫娣》

她要的就是一只画笔,其他的都无所谓。因为身体的局限,莫娣只能靠作画来记录自己从小窗户里观察到的世界,所以莫娣的画作的视角,反而是更加的自由美好,充满小女孩童趣的魅力,不掺任何杂念的意境,她眼中的世界时美好而纯净的。

当朋友问莫娣,想让莫娣教她画画时,莫娣是这样回答的“画画是不需要学习的,你想要的画什么,自然就画出来了,我是凭记忆画的,我自己设计”。因为腿脚不方便,所以只能在房间里待着的莫娣,一扇窗,一只小鸟呼啸而过,一只大黄蜂,每一个瞬间对于莫娣来说都是弥足珍贵的。

莫娣和埃弗雷特站在两人的小屋门前

一贫如洗却快乐的两人为后世留下了弥足珍贵的影像

她会在各种材料的表面画画,也在家中的各个地方绘画。

她的画色彩鲜艳,常常是花,鸟,鹿或猫。他们的房子是那么的明亮多彩。

渐渐的,有人慕名而来,为了买她的画。他们在路上停下,欣赏窗户上的水仙花,风门上的蓝鸟,内门的蝴蝶和天鹅。

最后莫娣的画作引得人们争先恐后来购买,连白宫总统都愿意出高价来采购莫娣手中明媚而朴素的画作,连一直对莫娣不闻不问的哥哥都过来拜访莫娣,想要与她重修关系。

莫娣只冷淡的回了他一句,“你的眼中只有利益与钱财”。

1970年,莫娣因肺炎去世。

影片中,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是:“I was loved”。

真实世界中莫娣1970年,死于肺炎,终年67岁。她那以卖鱼为生的丈夫, Everett Lewis,在莫娣去世后的第九个年头,在那件卑微的小屋里,遭遇了小偷的光临,因为他不肯说出钱财的藏处,被杀害,死于非命。」

当上帝为你关上了人生的门和窗,将你圈在房间里时,你却在窗上画起了花,在墙上画上了鸟,在门上画了你心目中的美好世界。

当生活带给了她病痛的折磨和世人的冷眼时,莫娣却用坚强的生活态度和对生活的无限期待,回馈给世人无数美好而阳光的画作。

我记得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时哭的泣不成声,影片将莫娣身体的残疾刻画的入木三分,可是她对画作的热爱与不放弃深深的感染了我,她与丈夫同为边缘人却互相鼓励照顾,从来不放弃自己的梦想与坚持,最终生命回馈了她常人无法匹极的美好,时至今日她的画作与小屋都在加拿大民俗博物馆展览,经久不衰。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