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父爱无言(一)爱着,打着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0-12-19 19:2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父爱无言 文/郑建鹏
 
     人这一辈子最容易忽略的爱便是父爱,最无声的爱也非父爱莫属,但最难以言喻的也是父爱。
----题记
     每逢休假回家看到日益消瘦而又憔悴的父亲时,我的心里五味杂陈,总感觉对不起父亲。想给父亲写一篇文章的想法已经很久很久了,却不知道从何处入手,直到今天,我才写下这些文字。
 
 
(一)爱着,打着
     父亲,我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老实巴交的的农民,一个不苟言笑的农村汉子。家中排名老二,一辈子没上过几天学,只小学一年级文凭。听比我父亲年龄大一些的伯伯婶婶说,小时的父亲不爱念书,成天背着大黄书包在村子里乱转。稍大时,由于爷爷多病,加之大伯外出工作,父亲不得不过早担当起养家糊口的重任。生活原本就紧巴巴的,父亲虽夜以继日的劳作,但基础差、人口多的事实都似乎注定他的一切都是徒劳的,家境没有丝毫的改变。母亲也就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走进了这个破败不堪的家庭。母亲作为家中长女,由于娘家中人口多的缘故,也只有二年级的学历。紧张拮据的日子年复一年,我们姊妹三人也相继出生,原本的日子更紧巴了。
     打我记事起至今,父亲每天都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父亲一辈子不曾离开生他养他的农村老家,出门最远也就不过是送弟弟上大学的那一年去过徐州,之后就再也不曾踏出过陕西的门槛。父亲一辈子要强,即使再穷,从不会低三下四。为了能够改变家境,给我们创造较好的生活,把一辈子都献给了脚下的黄土大地,给人打过胡基,盖过猪圈,修剪过果树,修过路。
     即使被父亲打着,他的辛勤劳作,也让我珍惜和感恩着他的“打”。小时候,也许是家穷的缘故,也许是压力大的缘故,只记得我们姊妹几个小时没有少挨过父亲的揍。说句心里话,像其他小朋友那样被父亲抱在怀里或者放在脖子上的待遇我们几个不曾享受过,甚至不曾看见他笑过一次乃至半次。笑,对我的父亲而言,似乎是一件奢侈品,我们都不敢奢求。近几年,也许是家境好转,身感自己肩上的胆子有所减轻;也许是年龄增大,先前暴戾的脾气有所锐减;也许是孙儿孙女的到来,让他有了含饴弄孙的机会;这几年的脸上终于有了难得一见的笑容。
     时间会把人生的很多回忆逐一尘封,也许只有零散的几件事偶尔会敲打我们的脑门,而这种敲打将可能伴随我们终生。我的父亲脾气耿直而又略显暴戾,给我们几个孩子留下的不好“形象”似乎多了一些。
     与现在的孩子相比,八零后的我们这一代-----农民子嗣,有一种待遇是现在这些孩子们无法享受到的----挨打。也许是时代的原因,也许是父辈们望子成龙的美好愿望的驱使,也许是生活在苦难当中农民一种声嘶力竭的宣泄方式吧,挨打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几乎就是一种常态化的人生经历。
     在学校,凡是学习态度不端正,疏于学业,成绩不佳的孩子都普遍饱尝过板子的味道,我的印象中,教室里存放的惩戒工具板子更换频率较高。有时在学校挨过之后,回到家又要遭受另一番暴打,有时是男子单打,有时是女子单打,有时是男女混合双打。我小时候本就是一个比较淘的孩子,每逢上学遇到下雨下雪,就赖床不上学,火爆脾气的父亲不由分说拿起什么“行凶”器械都朝我使过来,我就那样被父亲边打边撵去上学,父亲打一路,我哇哇哭一路。有时去学校不进教室,钻进麦草垛里睡觉;有时钻进已搬迁的破窑洞里玩,被老师告知家长无故旷课后,挨打是理所当然并无法逃脱的。当初对父亲的暴打不甚理解,现在回头想想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后脑勺都有点发憷。
      
 
     小学二年级时,有一回班里一个同学的圆珠笔丢了,不知从哪儿来的消息说我拿了,竟然跑到我们家“揭发”,让父亲要么给他重新买一个,要么给他两毛钱。父亲听后暴跳如雷,不由分说就给我上家法了,可怜的母亲正在厨房做饭,跑出来拉父亲,但单薄的身体怎可能是父亲的对手,被父亲一手便推倒了地上。父亲仍不依不饶,满院地撵着我,边打边问我是否拿了,我性格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倔犟,当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没拿就是没拿,就是被父亲打死也没拿。故事最后的结局是给人家赔了钱,毕竟破财消灾嘛。事后不知过了几天,他又追问我拿没拿,我毅然决然,一口咬定没拿,他只是说了一句“该是自己的就拿,不是自己就不要拿”转身离开了。现在才清楚地意识到父亲给了多么珍贵的东西。
      小时的记忆中很少能够感受到父亲的爱,好像只有一次。五六年级时,有一回上体育课,我们班有一个人高马大的同学,仗着自己家境优越,莫须有的把我蹂躏了一顿,打得我鼻子口里血水直流。回到家后,我把事情的原委给父亲说了一遍,经过多次盘问,确认事情并不是我的过错时,他就带上我去寻了那位同学的家长,对方家长很是通情达理,得知真相后,急忙给我们赔不是,双方家长就孩子教育方面进行了友好地沟通和交流,完事后,我像跟屁虫一样跟在父亲后面满意地回了家,这是我自打有生命以来得到父亲的最大一次呵护。后来我养成了一种性格: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光阴荏苒,时光如梭,我们慢慢长大了,父亲悄悄老了,对我们再也不动手了,但我们还是很害怕我们这位话依然很少的父亲。我和弟弟妹妹现虽都相继迈过了三十岁的年龄,但时至今日我们也未曾跟他高声说过一句不是的话。在村里人看来,我们三个都很孝顺,也很懂事,父亲知道,但从不曾说起。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