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山沟里来了新媳妇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3-19 11:09 阅读:次    作品点评
 山沟里来了新媳妇
                              文/欣飞扬      
    
     “柱子引个媳妇回来啦!”大家奔走相告,整个刘家沟都知道了这件事。成家立业本就是人生的大事,“沟岔里的娃能引个外地媳妇回来”更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一下子成了村里的头条新闻。
         
       柱子家场畔的大核桃树下坐着一堆人,麦子才开始透穗,大家还消停些。
          
     “你们知道不?柱子就没看上那女子,是那女子粘着他不放的……”小花的母亲凤仙一边钠着鞋垫一边小声给大伙透露着小道消息。
       
       “还不愿意,沟里娃能娶个媳妇都不错了!唉……如果有人能嫁给我家那俩小子我都给她磕头了。”刘山叔背靠着核桃树,一只脚的鞋子破了个洞正好露出大拇指,另一只脚光着鞋子垫在屁股底下,他回了凤仙一句就不住的叹着气。
       
------
  
        王巧秀坐在板凳上纳着鞋底,洁白的千层底用手帕紧紧的包裹着,露出纳好的小半截上是绳子结成的小疙瘩,呈水波浪的图案。这鞋是给大年结婚那天准备的,她每次纳鞋底之前都要把手洗得干干净净。小花和大年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本是天造的姻缘硬让她的母亲给拆散了,凤仙死活不同意,非要在城里给小花找个婆家。大年的父亲一生气就拖人给儿子订了一门亲事,大年跟父母死杠着就是不结婚。王巧秀对小花的母亲生出几分恨意,只见她阴阳怪气的说:“你看那女子瓜滴些,硬往沟岔里跑,就没咱小花灵,等着嫁给城里人哩!”
 
         兰花是个火爆性子,她放下手中正在织着的毛衣说:“沟里娃咋了?只要有本事还怕找不到媳妇,你们看柱子不但人长的帅气,还能挣来钱,肯定想嫁他的姑娘多得是,我还没见那媳妇长什么样呢!我瞅瞅去。”说着她就往柱子家跑去。
       
------
 
     “姨,我剪刀找不见了把你的让我用下。”兰花的那双单凤眼在屋里滴溜溜乱瞅。她贴在柱子母亲的耳朵上悄悄地问:“姨,新媳妇呢?”
            
       柱子的母亲用手指了指旮旯,“嘿嘿”的笑着,兰花嫂子手扶着白灰刷过的墙壁,探着头从门帘的缝隙间朝里面望了望,隐约看见一个姑娘低着头坐在柱子的身边。她捂着嘴笑眯了眼睛,扭着细腰像一阵风刮出了门……
     
       “现在你也看见了,就是沟底这三间烂瓦房,两个干不动活的老人……你好好考虑一下。”柱子躺在床上双手交插枕在头下,面无表情地瞅着头顶的仰棚对彩霞说。
     
      “我不嫌,我喜欢的是你。”彩霞坐在床沿上,低着头手指来回地卷着衣角。
      
       当她跟着柱子走进刘家沟时只是惊诧这条沟的深,对于村子的落后她没有多大反应,因为她的家乡也是一个贫穷的地方,她们村的人都还住着窑洞呢!
------
     
        她眼里的刘家沟是陡峭的土岩下一排土坯房,岁月揭掉了墙上的一片片泥皮,露出的胡基都磨秃了棱角模样有些狰狞;岩下还有两孔像她家一样的窑洞,里面都还有人住着。从每户人家的门前经过几乎都能闻见刺鼻的羊粪味。这里的人大多人畜同处,都是锅灶挨着火炕,牛羊圈挨着一个小旮旯,屋里的女人在做饭时可以随时给牛羊添把草。
       
      “妈,我们出去转转。”柱子想带彩霞到地里去看看,让她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穷山沟。
        
   “去吧,饭好了我叫你们。”柱子的母亲正在锅上忙活着。
      
       老人家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儿子把媳妇领回来了,心里一块石头总算落地了。她想给做点好吃的,煎饼是老人的绝活,不稀不稠的面水已经和好了,她又特意摘了几片嫩绿的花椒树叶,切碎撒在上面,白色面水上飘着星星点点的绿色,灶台上的那口大锅已经被她用麦桔擦得黑亮发光……
         
      刘家沟这条沟确实深。站在通往麦田的路口,抬头是屋后望不到顶的坡;低头是深不见底的沟,村里人的那片庄稼地就悬挂在陡峭的山坡上。
 
         “看见没,地里的庄稼都要往上背,女人也不例外。”柱子指着还泛着绿色的麦田对彩霞说。
      
      彩霞看傻眼了,她没有回应柱子,她只是看着深沟发呆,寻思着从这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走下去,尽头还再有没有沟?
      
       山沟沟也不是一无是处,定眼望去一片碧绿,苍柏在坡上傲然耸立;一串串洁白的洋槐花镶嵌在浓郁的槐叶间;金色的野菊花在草丛中纷纷跳跃;麦苗像绿色的波涛随风起伏;彩色的蝴蝶在空中翩翩起舞,洒落一片甜甜的槐花香。
 
------
          
        彩霞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好香。”
       
       “是呀,到处都是槐花香……”柱子望着美丽的山沟轻轻地说。“若不是为了生活要辛苦的劳作,这里也是一片世外桃源,这里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喧嚣纷扰,一切都那么平静和美好……”
         
       家家户户的烟筒冒出的炊烟在村子的上空形成了一道雾障。柱子跟霞菲还未走进家门就闻见一股煎饼的椒叶香,母亲已经摊完了盆里和好的面,案板上放着厚厚的一沓煎饼,锅台上一盘香喷喷的土豆丝已经炒好。父亲坐在小板凳上摘着刚折回来的洋槐花,盆里未开的槐花胖嘟嘟的粉白粉白。
      
   “你俩回来了,吃饭吧。”母亲把煎饼和土豆丝放在了小方桌上。
 
       ……
       
       彩霞看着两位可亲的老人,闻着诱人的煎饼香,她知道这里将是她的家,一个穷苦又温馨的家。
                                         —— 节选自《流年》
 
 
作者简介:
 
欣飞扬  西安蓝田人  喜欢文字
    美文精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