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精选网(www.hersteinb.com),倾力打造互联网精彩美文阅读网站!
我要投稿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亲情美文 > 正文

亲情与病魔的博弈

网友推荐的空间 作者:网友推荐 [我的文集]   在会员中心“我的主页”查看我的最新动态   我要投稿
来源:美文精选网 时间:2021-04-04 16:42 阅读:次    作品点评
贺清明:亲情与病魔的博弈
 
------
  “人,一半是天使,一半是魔鬼。”提起魔鬼二字,人们便会联想到黑色、黑夜、恐惧、焦虑、狰狞、胆颤、死亡等词。
 
  这个世界谁也不希冀遇见魔鬼,也极少主动与魔鬼约会,但这个来去无踪、悄无声息地家伙,常常主动与人约会,尤其是哪个谁也不想惹的病魔,一旦缠身,人便会抓狂,丧失理智,由天使而魔鬼。
 
  平时注意生活起居饮食,也善于调养的我,毫无征兆地就病倒了,病魔突然而至。周末,先是莫名其妙黑便,几小时后大口呕血,我觉得不会是大问题,然后使尽浑身解数为出血找自己也觉得不靠谱的原因开脱。恰好那天早上喝的自制豆浆中有黑芝麻、枸杞子,侥幸认为,吐出来的不是血是食物,几分钟后的再次吐血,伴有全身乏力、头晕目眩、恍惚不定,才不情不愿地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一边自己打120电话,一边自我安慰,“没事的,没事!”一边还在想,我这座山是不是就要倒了!
 
  医院是与生命、病魔打交道的场所,无时不刻上演着人间的生死离别。既是令人兴奋无比、鼓舞欢喜的一个个新生命诞生的地方,也是新老更替、物是人非并令人伤心欲绝的地方。这地方有人欢喜有人愁,这场所有人恐惧有人乐!
 
  我病了,懂医的我因为知情而显得胸有成竹,不慌不乱。但我因此而懂得了亲人们的焦急与关爱。在一个单位管理几十个护理人员的妻子,虽然能够处理大小不同的事务,但是面对突然发病的我却显得手足无措、恍惚不定,处理简单的事情也毫无头绪,所幸有女儿的帮衬,还算当乱不乱。
 
  在我心中一直长不大的女儿突然间成熟了许多,不但将我住院期间所有事情料理的井井有条,而且陪我开心解闷。在诊断明确之后,关于是否转院治疗的事,为了不让我担忧,表面上尊重我的主张,背后却操心手术的好坏而一夜未眠。手术后每天晚上给我洗脚时,半夜里扶我起床时,我便知道缠我的病魔遇上了强大对手。全家合心,不仅可以断金,还可敌对病魔,战胜病魔。我不孤单,我的外援很给力。
 
  儿子少不更事,我病后他也曾恐惧过,但是难得放在心上,家人过不上照顾他,学习成绩下滑,当他姐责怪他时,他的理由是“说好在延安做手术,你们为什么又到西安去了!”我患病后转院治疗成了他成绩不好的理由,小鬼心思显得可笑可爱。手术后第二天女儿与儿子视频聊天,通过视频让他看到了我腹部切口与引流口大小不等的纱布块,看了一会就不看了,恐惧再次占据了他小小的心灵,之后他缠着姐夫反复询问“爸爸的那么多切口疼不疼?”他姐夫反问“你说疼不疼?”儿子眼睛红红的长长地叹口气,然后不安地睡去。儿子懂得了爸爸在承受疾病的苦痛,也承受着恐惧带来的压力,为难他了,这让我心中浪涌,亲情增添了我战胜病魔的无限力量。
 
  医院的环境众所周知,法院的门你不犯法可以永远不进,但医院的门多数人不愿进却常常难以避免。住院后成为病人并能演好病人的角色,对许多人都是挑战,尤其是突然发病者。否定、不解、担忧、恐惧、孤独、焦虑,所有的负面心理及情绪,不仅对病人病情不利,还影响着家属的心理走向。
 
  住院期间,亲戚朋友前来探望,物质与精神给予双重的帮助;同学、学生相继前来问候,令我感慨万千。付出就有回报,他们让我挣脱病魔的牵手,回归到美好生活的原点。
 
  已退休的三哥知我患病,心疼的在电话上就泣声难言,手术前又驱车近千里,给我壮胆,给我力量。我的手术是半夜做的,哥哥有糖尿病,却一直在手术室外等候,直至我安全返回病房。
 
  术后,三哥天天前来陪我,可以下地活动时,他每天扛着沉沉的输液袋陪我在楼道散步、聊天,我于心不忍:“哥,小时候你亲我,我老了你还是这么疼我,我......!”如鲠在喉,此时任何美丽的文字都显得苍白无力。“快别这么说,哥应该的,哥只希望你尽快好起来......。”血浓于水的亲情让我不仅激动与感怀而且信心倍增。
 
  住院后,同学与学生相继前来问候,令我感慨万千。从初中到大学的十年同学,牵挂我的病,主动替我联系好转院的事情,并多次电话询问病情进展与恢复情况,我知道在他心里我宛如他的兄弟;出院后,曾经带过课的学生纷纷闻讯而来,给予鼓励和安慰,令我不安的是,我何德何能让他们如此牵挂!班上的几个同学也偷偷地坐火车前来,代表全班同学表达心情。我的爱人曾感慨地说:“当老师真好!”是的,我知足了!
 
  我与病魔的邂逅,最终擦肩而过,让我庆幸,令我幡然醒悟。我想到了朱光潜老先生一篇文章中一段话“世间少我一人,多我一个,或者我时而幸运,时而受灾祸侵逼,我以为这都无伤天地之和。”是的,人生如同一个圆,起于母亲的凡体肉胎,止于大地母亲的尘埃,然而,尘归尘,土归土。
 
  所谓生活,只要是活着,就要生存下去,即便是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的终极目标是一致的,而且只有一个,我们也没有理由因此而颓废消沉下去!
 
  前后一个多月的患病治疗,病魔与我的约会无疾而终,亲朋好友的厚爱让我以最好的状态战胜病魔。
 
  路还长,情未了,拜拜了病魔,请你远离我!
 
 
 
------
作者简介
 
贺清明,男,1965年生,陕西延川,本科,学士,硕导
    美文精选网